当前位置: 首页> 生物产业

青岛爆炸案还原:传销洗脑现场曝光:"学员"被问性生活女生"扮妓女"

发布时间:2019-12-28

他们揭隐私、扮“妓女”,痛骂围攻同伴

这是在......干啥?

我说这是“培训班”的课程你敢信?

但它还真是个“培训班”

不过●·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培训班

只是披着培训班&ldqu↘o;外衣”的传销团伙

近日深圳警方破获首例

以“教练技术”为名通过非法有害培训

实施精神控制的新型传销案

涉案企业“深圳众鼎商学院在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”(以下简称众鼎商学院)通过借壳新三板上※市⊙扩大自身影响,打着从国外引入的教练技术体验式培训的旗号,假借提高企业管理人员的领◥导力与管理技术,吸引学员参加培训。

传销团伙先以“给成功人士充电上课”吸引中小企业主与企业高管等群体,然后借助封闭的培训环境,通过痛骂围攻、团队裹挟、分享难以启齿的隐私等方式击垮๑学员意志,在学员丧失自尊自信,迫切需要证Σ明自己的“改变”之际,又立马诱骗蛊惑学员通过&ldquo╳;拉人头”发展下线,以“证明”自身价值。

小Ш祥(化名)是这起案件的受害人之一

他向记者讲叙了自己在培训班的经历

曝光了这一新传销套路

第一阶段:全面调查学员背景,甚至问到性生活

为提高自己的经营能力,自营一家企业的小祥已经报名参加了五六个培训班α,他想通过这些培训班,∽增加自己的经营管理能力、领导力。

“当时因为自己的学习∴欲望也很强,二话没说就把钱直接给了。”

在一次培训中相识的同桌推荐下,小祥抱着学习的心态,≡一次性缴纳四万五的学费,进入众鼎商学院学习。

报名后▐,小祥按照要求填写了一份调查问卷,将自己的家庭生活、教育程度、企业经营等各类信息汇报上去。

小祥向南都记者回忆,在某阶段的学习中,“导师”甚至问到自己的性*生活。无孔不入的不合〢理调查,成为众鼎商学院控制学员的工具。

在“唤醒”阶段为期四天的培训中,“导师”以所谓↔的“九点领导力”为中心,从承诺、负责任、信任、感召等角度开展课程。利用看似正能量的课程,“导师”慢慢引导学员走进自己的套路。

为了控制学员的情绪,在这里上课♣的人被要求与所有人分享自己的人生中的“错误”与“伤痛”,配以悲情的音乐,加上“导师&rd卍quo;自行杜撰的所谓教程,放大学员的情绪,控制教学进展。

据该案嫌疑人屈某介绍,在众鼎商学院的τ营销策略中,第╫一阶段的学习相当于“介绍”,以吸引学员进入二阶段学习,而第二阶段则变成带有控制性的强化训练。

记者调查发现,这个打着●商学院名义的企业,抓住在一线城市的高压下,许多高管需要不断充实自己、以争上游的需求,将中小企业主与企业高管作为最∏★主要的套现目标。

为了诱导这类成功人士加κ入『,众鼎商学院把Ⅷ“教练技术”二次包装,∩对外宣传为“企业家360”课程培训,对不明真相的学员通过各种手段进行精神控制,使他们落入所谓“培训”的迷魂阵。甚至许多学员拉完人头,仍然没有意识到早已被传销控制欺骗。

第二阶段:当众痛斥谩骂“就像被审讯”,

要▋求女性“扮妓女”

进入课程的第二阶段后

“否定自我” “谩骂侮辱”

“诋毁攻击”成为课程常态

记者从受害者处了解到,这些原本抱着提升领导力、◈经营管理能力的学员,被安排在特殊的马蹄形教室≥里,座位紧凑拥挤,一扇窗户也没有的房间里充斥着巨大的音响声。

此外,为了防止上课时录音录像,学员上课前被要求上交手机,营造了令人感到恐惧和不安的氛围。

所谓的培训课程十分紧凑,有时会在封闭空间中持续上课至凌晨。结束后学员也↕无法回家,直接在学院所在的酒店入住,第二天继续进行高强度的训练。

&ldqu▉o;一天也睡不了几个小时,人也是蒙的,就像被审讯一样。”

小祥回忆,二阶段课程刚开始时,“导师”不会现身,而是躲在一边观察学员情况。找准合适时机后,“导师”就会冲进教室大发雷霆,抓住学员Ю说话、上厕所等问题破口大骂。

为了实现“蜕变”,学员上台分享自己隐秘的经历,揭露♧自己的“丑陋”面貌是必不可少的环节。针对学员分享的故事,“导师”煽动、逼迫其他学员对其痛斥侮辱,并将辱骂攻击当作帮助学员认清自我的方式。

“‘导师’带着麦克风,教室有个大音响,她一ㄨ说话声音就很震撼。很容易被她骂蒙,有受不了的就哭。”被骂哭的学员不少,让小祥印象深刻的一位同班学员,甚至在课堂上被逼迫承认自己有小三。“开始他不承认,整个团队就围上去攻击,甚至动手打人。”

“因为我们也骂不出口,团队里的人就说我┛们很▪自私。” 小祥说。针对一些置身事外、不愿参与的学员,“导师”就会用“自私”“没有担当”等言语攻击,使之成为众矢之的。学员反抗,同样会被整个团队围攻。

团队裹挟成为培训中拖住学员的伎俩—&♠mdash;

学员从第二阶段起就被几人分为一Д小组,小组以下还有被称为“死党”的两人搭档。针对要“下车”的学员,“导师”利用所谓的团队意识胁迫学员留下。这种团队建设,通过每阶段的学习,潜移默化地扎根于学员脑中。

“死党”基本要求由╞异性组成,“导师”要求“死党”之间完全信任,能分享最为隐私的故事,又相互牵制。当有学员生出离开与退出的念头时,“导师”不会亲自出面解决,而是通过班级、小组、死党等成员,以&ldq⊙uo;集体荣誉&r@dquo;等为由,对学员施加“团体压力”,迫使学员留下。这种团队式裹挟,在三阶段的&ldq‖uo;拉人头”中同样有着极重要的作用。

在一个名为&ldquo↑;角色反串”的培训课程中,学员要将自己扮演为不同的人设与形象:有洁癖的学员被要求扮演“乞丐”,保守矜持的女性扮演“妓女&r۞۞dquo;等。

第二阶段是课程体系中冲突最为激烈的环节

该案犯罪嫌疑人查某告诉记者

在他接手众鼎商学院的危机公关工作时

曾处理过四例事件

均是经第二阶段后

学员出现精神异常等情况

第三阶段:“拉人头”数量成重点考核指标,学员被迫垫钱代缴他人学费

然而,不论是前两阶段如何开展

这类非法培训ↂ的唯一目标

就是“拉人头”非法敛财

众鼎商学院把学员成功拉人头的数目

当作评判学员的唯一标准

记者了解到,众鼎商学院将▒第三阶段近100天培训分为首周末、中周末、尾周末三部分。

培训首周末,团队的总教练再次将学员分组,配“死党”,学员列出各方面的培训计划,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制定“感召”目标。